• 用户名 :

    User Name

  • 密码 :

    Password

Home>Articles>Culture Corner
French

侗族文化

--大自然、歌谣及神话故事

中法对照版 2016年第5期 安妮 局里安 2017-06-20

图1:登岑村,摄于2015年

图2:登岑村,摄于2015年

图3:地扪村,摄于2015年

侗族是中国的一支少数民族,人口三百万,居住地集中在中国东西南部贵州、广西和湖南三省交界的山区。侗族村落均为木质结构建筑,木质民居环绕着风雨桥和鼓楼沿河流或道路分布。横跨河面的风雨桥和侗家人会集的鼓楼(图1:登岑村,摄于2015年)是侗族文化的核心建筑,它们既是集会议事的场所,又是娱乐休闲、集体活动的中心:人们在这里互传消息、讲述神话故事、唱侗歌、演侗戏,还有那些在父母和祖父母陪伴下嬉戏玩耍的孩童……侗族极其丰富的文化便在这古老的神话传说中、在歌谣、在侗戏中延续流传。侗族文化里不仅蕴含着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还包括个体之间、宗族村寨内部以及相邻村寨之间人与人和谐互助的思想。

侗族人以农耕为主业,千百年来,他们在大山里构建梯田、在河流边开辟水稻田。侗家人的土地一年四季依靠天然雨水灌溉,植被茂盛,色彩丰富(图2:登岑村,摄于2015年)。山谷两侧的侗族村落与村落之间,仅有土路相通且常年泥泞无法通行。侗寨长期与外界隔绝的封闭状态,也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侗家人的自给自足,并使其独特的文化传统得以保留。

即使在今天,侗族人生活的地区依然条件艰苦,生活贫穷,食品和卫生状况也很不完善,学龄儿童的入学率仍难以保证。进入初中阶段继续求学的孩子,还得长途跋涉去往学校,并通常都是住校,周末才回家。近几十年来,大部分侗族青壮年劳动力离开耕地,到省内外遥远的城里务工,也仅在节庆日才回到寨中。

鼓楼

侗族没有自己的文字,通常是用汉字记录书写阅读。侗语中,南部方言又比北部方言更为活跃,使用者也更多,因此,通过歌谣和讲述传承下来的侗族文化,在南方地区保存得最好。侗家人从小就听歌、唱歌。很小的时候就会跟着长辈上山听他们唱劳作歌,也会在村寨里听几乎每天都聚集在鼓楼的大人们唱歌(图3:地扪村,摄于2015年);再大一点则进到幼年歌班学唱歌。侗家人不分年龄也不论节庆与否,日常生活和劳动中总是以歌为伴。有时还会以自制的乐器伴歌,无论独唱还是合唱,他们都是杰出的歌者。侗族大歌音乐独特且丰富多样,如今已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长久以来,侗族地区没经历过现代化过程,某些村寨不久前才通电,而送电不稳定也是常事,寨子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聚在一起,组织各种活动,才是侗家人一种重要的娱乐休闲方式,这不仅是他们快乐的源泉,也增进了彼此之间的感情。侗族人有着很强的集体和互助意识,这种理念无时无刻不反映在侗寨的生活习惯和劳作模式中:例如某个村民盖新房子时,同一宗族的所有成员都会前来助一臂之力(图4:地扪村,建房过程中宗族成员一起吃饭,摄于2015年)。逢节庆尤其是不同村寨互相串寨时,侗家人总会唱歌(图5:宰荡村,主寨村民与客寨来访者对《拦路歌》,摄于2014年),主寨村民们开始唱歌,客寨村民们用歌回答,然后摆齐酒菜,相邀入席。

图4:地扪村,建房过程中宗族成员一起吃饭,摄于2015年

图5:宰荡村,主寨村民与客寨来访者对《拦路歌》,摄于2014年

6:地扪村,露天侗戏表演准备中,摄于2014

每逢这类时刻,侗家人会穿上节日服装:男装相对朴素,以靛蓝色亮布为主,束腰带,裹包头帕腰带和头帕的长度象征着某种关系;而女装则色彩鲜艳,衣服上通常还会以自己手工刺绣作为装饰,再配上银质饰物(项链、手链、头饰等),更显得美丽无比,光彩照人。单独看每套服装都各具特色,刺绣装饰更是别具一格,然而无论男装还是女装,在整体风格和色彩上却又是惊人的统一,这在侗族的许多音乐和戏剧表演中都能看到(图6:地扪村,露天侗戏表演准备中,摄于2014年)。这种整体和谐有序下的各具特色,有着深层的含义。在各个村寨的合唱队中,除大合唱之外,还有各个声部的区分,比如女声部和男声部,或是按年龄区分的不同声部,各声部演唱者的服装也都有着各自的主导和互补色彩。

歌谣在侗家人的生活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与侗家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在没有文字的侗族文化中,人们通过歌谣来表达情感,传承民族历史。不同的曲调旋律反映了生活的不同领域:或劳作、或追求爱情、或游筏河上、或颂扬自然、或模仿鸟兽、或缅怀历史人物……除此之外,侗家还保留着许多口口相授,世代流传下来的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还有侗戏,这种结合了对唱与念白,并辅以音乐伴奏的戏剧形式,在侗族文化中也同样具有特殊的生命力。侗族歌师和戏师就肩负着向下一代传承侗歌侗戏技艺的使命。侗歌侗戏是侗族文化的核心,侗歌师和戏师也同样被视为村寨中最有知识、最懂道理的人,很受侗人的尊重。每当人们遇到困难与疑惑时,总会毫不犹豫地向其请教。侗族人认为,崇拜祖先和传承文化是必需的,侗族的孩童自小就被如此教导。

以上便是侗族文化在几世纪的时间长河中得以存续的几个根本原因,这样的习俗和传统,也保护了侗族文化在文革如此艰难的年岁中幸免于难。笔者曾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多次游历贵州,在当地结识了许多作家、学者和艺术家,并留意到了这些地区作品中的主调。之后,在侗族作家和学者的陪同下,有幸走进贵州、广西和湖南山谷间的侗寨之中,得以发现侗族这片土地的美,见到侗族人居住和改造后的美丽风光,领略侗民族文化的丰富多彩。侗族地区与中国沿海地区经济发展存在巨大差异,但尽管贫穷,许多侗寨村民仍发扬他们集体互助的传统,会毫不吝惜地凑钱重建因年代久远或因各种事件受损的风雨桥和鼓楼。大量关于侗族的文献资料涉及文学、音乐、人类学、文化,民族志各个方面,但几乎全是汉语文献,罕有用西方语言编写的。时至今日,侗歌之美已得到广泛的认同,侗族地区的旅游资源开始吸引着中国和全世界的游客,然而西方语言对侗族的研究仍少之又少。笔者在侗乡实地考察,与当地演员和专家互相交流;深入阅读各种文献资料著作并发表相关文章,同时还将部分侗族作家的小说、侗歌歌词、侗族神话故事等由汉语翻译到法语。综合以上的经验和研究成果,2000年出版了《神奇的侗族文学》一书(中国蓝出版社éditions Bleu de Chine, 2000年),这也是第一本专门介绍侗族文化的著作(图7:《神奇的侗族文学》封面)。

7:《神奇的侗族文学》封面

2013年起,在侗乡开启的新研究工作,不仅让我回到那些曾经熟悉的侗族村寨,也会去到其它一些村落。阅读关于侗族的文献著作,强烈地感受到音乐以及对声音的追寻在侗人的生活中,一直具有深刻的含义——侗家人唱响的,是天与地的联系,人与人的和谐。

笔者继续关于侗族歌谣和神话故事的研究,2016年出版了《在扁担中 —— 侗乡传承意识和神话故事》

(友丰出版社éditions You Feng2016年)(图8:《在扁担中 —— 侗乡传承意识和神话故事》封面)。该书中有笔者译自汉语的各种侗族神话故事,这些与音乐、与歌谣、与自然、与祖先崇拜、与文化传承相关的神话故事以及其中的歌谣,都是由侗家人搜集整理并翻译为汉语出版的。侗族神话故事极大地展现了侗文化的质朴无华,笔者基于前文提到的大量文字阅读,并结合侗家人的世界观、伦理道德观以及美学观,对这些神话故事的文化内涵均一一做了解读。书末还附有笔者实地拍摄的精美图片集。整本著作向读者展示了侗家人的精神世界以及侗族文化表现中极具意义的一些元素。

8:《在扁担中 —— 侗乡传承意识和神话故事》封面

笔者本意绝非陷入某种异域风情或是传统主义,而是希望通过侗乡的经历以及个人研究,向读者展现一个独特的、了不起的文化。侗族文化仍未消亡,并且在歌唱、戏剧和叙事领域还极富特色。同时,笔者也希望借此指出保护和维系这一极其丰富文化遗产的紧迫性与必要性。今天,对侗族大歌的认可使这一文化得以部分保护,但更普遍的情况,却是侗族文化正在遭遇着巨大威胁:一方面,村寨人口外流;另一方面,好奇心驱使下的旅游开发,并不总是尊重侗民族因其特性而形成的生存模式与文化内涵,给侗文化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侗族是一支热情好客的民族。行走于侗族村寨中,于侗歌和神话故事之间,无处不能感受到侗家人的开朗与热情,愿这种热情与开放能继续发扬光大,继续地感动我们!

CNRS : 法国国家科研中心 EHESS : 法国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 中国韩国日本研究中心

Score:

Favorite

本网发布的所有文章、图片,如涉及侵权,该侵权行为导致的一切法律不利后果由文章、图片提供者(作者)本人承担,与国家汉办《孔子学院》院刊编辑部、网络孔子学院无关。

Share:

Similar Articles: more

«من المراسلة بواسطة الإوز البرى وحتى استخدام «الويتشات

ولكن، كيف نستخدم WeChat؟

اللغة الكامنة في الخزف- زهور الحكمة للثقافة الصينية

طريق الخزف والتبــــادل الثقافي بين الصين والدول الأجنبي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