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名 :

    User Name

  • 密码 :

    Password

Home>Articles>Art Gallery
Russian

莫高窟:佛教艺术的奇迹

中俄对照版 2013年第4期 谢尔盖·加密萨洛夫 尤莉亚·阿扎伦卡 2016-06-24

莫高窟在中国众多的佛教遗迹中占有特殊的地位。这片早期的佛教建筑群位于距敦煌绿洲东南方25公里的沙石荒漠中。根据金石学资料记载,莫高窟的修建工作始于公元366年,僧人乐尊行至此处,见千尊佛像,便在岩壁上开凿了第一个洞窟。此后,从东方前往此处的法良禅师和其他佛教僧人继续在此修建洞窟。莫高窟最初写作“漠高窟”,意为“荒漠高地上的洞窟”,后来第一个汉字“漠”被换成了其现在的“莫”,即“莫高窟”,意为“不高的洞窟”。莫高窟又名“千佛洞”。莫高窟位于丝绸之路上,当初选址于此是考虑到丝绸之路沿途繁荣的商贸、文化往来,尤其是教间的相互影响。

庙宇的修建工作几乎不曾中断,一直持续到元朝。截至当时,在莫高窟的南北两侧共有700余个洞窟。其中,487个带壁画和雕塑的洞窟主要集中在进行宗教活动的南区。北区共有248个洞窟,其中只有5个洞窟里面有类似的雕刻和壁画,其余的都用于居住、冥思等。因此,莫高窟中至少有492个洞窟具有艺术价值。窟内的壁画层层叠加,达5层之多,总面积超过45,000平方米,不包括浅浮雕在内,共计有2400余座雕塑。这里所统计的还仅是保存下来的对象,并不能完全反映莫高窟最初的壮丽,因为莫高窟曾遭遇过大规模洗劫,许多珍贵的文化瑰宝被转移到国外,同时,19世纪下半叶—20世纪上半叶的一系列战争和暴乱也对莫高窟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下层洞窟不止一次受到宕泉河涨水的影响,不过现在已经修建了大坝,河岸两侧也加设了水泥和钢铁支座。

当然,令人们感到震惊的绝不仅仅是这些数据统计。各种不同的文化传统在此处汇聚,受这种影响的中世纪雕塑家和画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既富有动感,又具有特殊的魅力。其中,色彩和形状的结合看起来颇具现代气息,似乎是提前洞察到后印象主义和后续其他流派的出现。壁画在外界环境影响下发生的色变(变暗),使壁画上的形象更具神秘和不可解性。中国学者划分了窟内古代工匠创作的四个主要时期:北朝、隋唐、五代和宋朝、唐古忒西夏和蒙古元朝。在一些洞窟内的雕塑和壁画中可以看到鲜明的朝代印记,而另一些洞窟则呈现出混合风格(如,壁画为宋代风格,而雕塑则属于唐代风格),洞窟的外观明显受到了异域影响——如希腊和拜占庭艺术对刻画菩萨和佛陀外貌的影响。

莫高窟壁画不愧被称作“墙壁上的图书馆”,洞窟内不仅有佛教僧侣的形象,还描绘了日常生活场景和人们每日的工作——婚庆和丧葬仪式、田间劳作、打猎、建筑工作、商贸活动、军事行动等,据此可以判断当时人们穿着的服饰、使用的乐器、跳的舞蹈等。在一些全景壁画中出场人物甚至逾百人。此外,壁画中还有佛教经文。在绘制壁画的工艺方面,学者们现已确定的既有绘制时使用的最原始的矿物颜料,也有被详细地记载下来的壁画绘制方式。

现在的壁画图书馆于1900年被发现,它位于滑坡后面一个隐蔽的藏经洞内。其中保存有超过5万册文书,对这些古籍的研究已经形成了一门特殊的独立学科——敦煌学,敦煌学不仅在中国境内蓬勃发展,在欧洲各国同样也有敦煌学研究者。9—11世纪的经书具有较高价值,并有汉语、藏文、梵文和突厥文等多个版本,经书内容不仅和佛教相关,它们也涉及到其他宗教,如道教、摩尼教、聂斯托利派、印度教等。此外,研究者们还发现了儒家手稿、历史文集、佛教主题的小故事、民间歌曲的歌词和中国古典诗歌、乐谱、字典、地理、天文历法、数学、医药等方面的科研著述、政治和军事合约、税收和其他商贸文件。9世纪用古突厥文写成的《占卜书》具有特殊意义,这本书可能被用作解梦。莫高窟内价值最高的文书是卷长4.8米,868年印刷的大乘佛法经典——《金刚经》手稿,这本遗稿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最古老的印刷书籍(用木刻法印制)。现已对全部敦煌手稿进行了分类编号,众多学者都得以查阅这些资料,这项研究不仅对汉学界有重要意义,对研习整个中南亚地区的历史也颇有裨益。

莫高窟自1979年起开始对游人开放,游客可参观的洞窟约有60处。这座无与伦比的佛教艺术宝库于1987年被收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Score:

Favorite

本网发布的所有文章、图片,如涉及侵权,该侵权行为导致的一切法律不利后果由文章、图片提供者(作者)本人承担,与国家汉办《孔子学院》院刊编辑部、网络孔子学院无关。

Share:

Similar Articles: more

LA BELLEZA MÁGICA DEL “GRAN CANTO” DE LA ETNIA DONG

尺の内に新天地を造る

Les fenêtres fleuries

«Я бы Сиху уподобил красавице Си Ши, КОТОРОЙ ЛЮБОЙ НАРЯД К ЛИЦ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