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名 :

    User Name

  • 密码 :

    Password

Home>Articles>Tour around China
Korean

暧爱之城成都

中韩对照版 2018年第6期 金炯基 2019-04-10

成都宽窄巷子

地球在夜以继日地旋转,季节在如期更迭,岁月则直线式飞驰。丝毫不顾及人的感受,世界在流转,岁月在流逝。看得远,想得宽,不想被欲望的枷锁束缚住,但习惯让总我无可奈何。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总想确认按期出现的季节变化。

来自人与人之间,也只能生活在人与人之间的人来说,人是至关重要的。这也叫社会。整个世界都在这样的社会关系中运转。这里有优胜劣汰,胜败,爱恨情仇。有时满足于现状,但偶尔被人际关系的各种条条框框束缚得喘不过气来。在这样的一个广阔世界里,就算舒展全身,也许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但焦躁不安的心,总让我苦恼不已。就像太阳和月亮在既定轨道旋转,地球也依然按照既定轨道占据自己的位置一样,理直气壮地寻找自己的位置并非一件易事。因此,真想去浪迹天涯,寻找季节,寻找花儿,寻找云彩和风儿。这其实是追逐隐逸大自然的梦。

成都锦里古街

不管三七二十一,有时就想去成都。成都凝结着我恋恋不舍的爱恋。一到那里,到现在也依然心潮澎湃,情不自禁地沉浸在淡淡的哀伤之中。我觉得能执迷于内心清澈晶莹的感情真好。与四川的缘分突始于某年的酷夏。

绵延不绝的梅雨一直下个不停的7月的某一天,没有阳光,湿气漉漉。趁着雨停的功夫,蝉在刺耳地鸣叫。几只蝉的鸣叫声交相辉映,像不和谐的交响曲一样,搅乱我的心,让我难以静坐。

犹豫了几次后,果断地给一个偶然认识的四川女人,发了一条信息。极力压制着羞耻心,装扮成些许调皮的样子。出乎意料立即收到回复,说可以见一面。紧张感立即转化为喜悦。飞驰而过的道边的草木,在梅雨的滋润下饱含着生机,溪谷的水也不断地飞溢。放眼望去,长满深绿色稻子的田地景色怡人。

到了约定的地方,看见一个中年女教授和那个女人并排坐着等我。女教授的脸看起来很可怕,她问我到底是什么事儿,然后又说:这是自己得意的弟子,让我早点送回来。魂飞魄散地跟她说了几句话,但那个女人好像精神有点恍惚一样,什么也没说。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说:自己不在状态。她说得一点都没错,我真像背着父母偷孩子的人贩子。

成都的特色小吃

努力地想让自己打起精神,但俨然像一个陷入初恋的少年。经人允许的几个小时的出游就这样开始了。在突如其来的状况下,两个人成了亲密无间的伙伴。她说:只要不晚回来就可以,咱们随处转转吧。我们漫无目的地向北行驶,其实是怕被别人看见而采取的逃避行为。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她才说有了精气神。为了便于出游,我们准备了便装。华丽的上衣看着很亲切。脸上荡漾着无足轻重的笑容,毫无目的地行驶。好不容易离开那个地方,拥有只属于两个人的时间,就已经感觉很幸福了。

想确认她的感受,她说超开心。于是,就约好只当做两个人的回忆。没想到她反而问我,在人的一生中,是否也得经历一下这样的事情?还说,这是来之不易的超脱。怎么能不是呢?我喋喋不休地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隐秘的出游带来了不少快感。脸上洋溢着粼粼的笑容。

在几个小时内吃了饭,喝了茶,回来的路上,说到了几种香味。她说:花也好,人也好,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独特的香气。心情像气球一样飘飘然。对我的无稽之谈,她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答对。真的是非常奇怪的一天。就这样,我和四川女人结下了不解之缘。

过了几年后的2月,意外得到她的联系,说是梅花开了,让我飞到成都。我很诧异,分明是冬天,梅花怎么会开?但一想到一起赏花,像飞到天空一样,不能压抑愉悦之情。

成都的二月,梅花盛开。这在到处是雪和寒冷的韩国很难想象。我以为不是阴历二月,就是屋内花盆里的花开了。但发现庭院里满是盛开的梅花。在晨雾缭绕中,我看见在较大一棵树上盛开的梅花。满院子都是红彤彤的、雪白的梅花。在寒气森森的冷气中,春天来临了。看来,古诗中说的正月梅花,可能指这一番景象吧。

杜甫草堂是“诗圣”杜甫居住过的地方,他在这里住了四个夏天。据说,期间写了240多首诗。后来,经过保修、修缮和重建,草堂得到扩建。从入口到庭院满是盛开的梅花。刚刚离开城市后见到的树林实景。一朵又一朵的梅花,可爱至极。

听说是草堂,就在头脑里描绘了一番小小的三间茅屋,但诗圣住过的地方,人们不可能放之任之。于是,就有了广阔的空间和雄伟壮观的景象。从入口开始,到处是写着诗的展示板。石头上,木板上,甚至小小的印刷物上面都是。郁郁苍苍的树和古老的树木,比诗还要诗情画意。

应该叫雾还是叫烟雾,整个空间白茫茫的。问了旁人才知道,成都的大部分天气都是这样。视野受限的古老的空间,紧锁着二月的春天。笼罩在白雾中的寒冷挤压着梅花的香味。越是悠闲地行走,越是被寒气弄得瑟瑟发抖。眼里看到的满是花朵,身子却逃脱不掉冬天的寒冷。

也许“春来不似春”,说的就是这种情形吧。随着时间的流逝,香气凝结了,小心翼翼跟在后面的女人也冻僵了。水仙花盛开着,但只给人青翠葱茏感,感觉不到它的艳丽。2月的梅花,在凉飕飕的白雾中盛开。突然想到梅花的魅力就是来自寒冷。

在寒冷中瑟瑟发抖的女人,像雾中的梅花一样哀戚。单薄的身子看起来疲惫不堪,好像在硬撑。眼里闪烁的泪花,看着可怜。尽管装作没听明白,她说的不是寒冷所致的话,但怎能当做一句空话?很难正视她一眨一眨的眼睛。

在寒冷中傲然盛开的花,怎能如此红艳?刻骨铭心地感觉到艳丽竟如此凄楚。真不理解花期为什么与天气一点都不相符,为什么过早地展现它的华丽?估计喜欢梅花的人也不能理解梅花的心思。因为渴盼春天的焦急心理不能先于花开。一个个红艳艳的花骨朵,锋利地刺入人的心田。成都2月的梅花酷似四川的女人。

被一句赏花吸引,我突访了成都,在那里我见到了麻辣味道的女人和花。太阳出来了,但凉丝丝的白雾还没有散开。在湿漉漉的城市品尝的麻辣火锅真是天下一绝。它温暖了我寒冷的心。仿佛从人世间的束缚中脱离出来似的悠闲自在,让我惬意至极。就算哪儿都不去,只去回想梅花和女人留给我的深刻印象,就已经足已。

后来,再次找到成都时,就住在古典风格的宾馆里。在这里,好像岁月都停止了脚步。一想到古代的蜀王室,跟这里的宾馆差不多,就有了一种逆时旅行的错觉。

想转转城市,就来到街里。坐落在广阔平地的城市,除了建筑物的高低之外,没有任何起伏,给人一种一下子下沉的感觉。在向下沉淹的城市,人们步履匆匆地行走。道边的音乐响彻耳边,尽管有交通信号灯,但司机和步行者若无其事地只顾赶自己的路。

可能是雨停的缘故,看不到太阳。听说,这里的太阳一年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天,才显露完整的脸。今天依然笼罩在一片阴郁之中。周边的颜色也灰蒙蒙的。树叶泛着翠绿,但与灰色融为一体后,感觉不到它的明艳。

这里就是刘备建立的蜀国首都。这是一座拥有悠久历史长河的城市。诸葛亮的祠堂——武侯祠和刘备的墓地——惠陵墓传递着岁月的流逝。刘备的墓地旁边有诸葛亮的祠堂。据说,刘备和诸葛亮的祠堂原来在惠陵墓旁边,但因为探访诸葛亮祠堂的人比探访刘备祠堂的人多得多,明太祖的儿子蜀献王就把诸葛亮的祠堂迁到刘备的祠堂——汉昭烈庙中,但探访诸葛亮的人依然更多,武侯祠也因此更加广为人知。

文殊院建于隋朝,已经经过几次重修。在那里,我们抬头仰望了矫健的塔,也读了石碑上的文字。在成都市内所有的寺庙中,文殊院是文革中唯一没有遭到破坏的寺庙。据说,在清代消失后,1691年重建时改称为文殊院。相传,用玻璃做的舍利盒子里,珍藏着玄奘法师的舍利子。

文殊院前面到处是饭店。这里的饮食很独特。饭桌上摆满了小碗,每个小碗里都装着一点点各种各样的传统饮食。一筷子就能吃掉一碗,饶有意思。据说,都是四川小吃。绝大部分都是甜食。吃饭就像过家家一样,好玩。同时,也充分发挥了广泛宣传曾经称之为天府之国的饮食的作用。

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人山人海。暂且不说广阔的广场、公园,连狭小的空间,也都是摩肩接踵。个个忙于遵从自己的想法或者忙于发挥自己的作用。外面的世界像隐匿的太阳一样被遮蔽着。分明是有其他城市,其他国家,其他人,但这个地方像没有通路的别样世界。

目标明确地活在世上,并非一件易事。随遇而安的时候更多。因此,很多时候都感到虚妄。每当那个时候,每到一年的2月份,我就想跑到四川的成都。因为到了那里,可以从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中脱离出来,只关注自己,也能尽情回想留在记忆深处的那个女人。漫步在杜甫草堂,吟诵着薛涛渴盼爱情有果的凄凄惨惨戚戚的爱情诗《春望》,仿佛就在星星的世界里游玩一样,变得恬静。

每当樱花飞舞的时节,对成都的思念更加深切。不知不觉中吟诵《同心草》。对四川的那个女人,想象着自己是薛涛的恋人,凝视凋零的花已经很长时间了。因为年复一年的烦恼,对成都的感情与日俱增。把美丽的枫叶设想成春天的花朵,把自己视作薛涛,回想成都。比起春天,秋天的思念更加沉重和凄婉。

Score:

Favorite

本网发布的所有文章、图片,如涉及侵权,该侵权行为导致的一切法律不利后果由文章、图片提供者(作者)本人承担,与国家汉办《孔子学院》院刊编辑部、网络孔子学院无关。

Share:

Similar Articles: more

Kunming, la ciudad de las mil caras

사천성 개요

ZHEJIANG

Nas curvas do rio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