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名 :

    User Name

  • 密码 :

    Password

Home>Articles>Interview
German

北京,厦门,全世界

中德对照版 2019年第3期 乔宇轩 2019-10-08

《孔子学院》:魏船长,您应该是厦门最有名的帆船运动员了,可您并不是厦门人,而且到四十多岁才开始玩帆船,这段渊源您可得同我们讲讲!

魏军:我是为了帆船才来厦门的。1997年我在北京工作,替赞助商组织商业活动。为了庆祝香港回归祖国,我们举办了一场从大连到香港的“97中国海帆船拉力赛”,这是中国首次举办帆船比赛。当时我用赞助款买了六艘帆船,后来决定再办一场从厦门到台湾的帆船比赛。起先我只是想赚钱,最终我自己也上了船。

渡尽劫波:首次环球航行时,从新西兰前往智利途中,魏军和他的团队遭遇狂风暴雨。

是谁教您帆船的?

帆船比大多数人以为的要容易得多,我很快就上手了。我观察了很多人驾驶帆船,基本上是靠自己摸索学会的。

首次公海航行去了哪里?

2000年,我们拿到了环行台湾的赞助。起初一切顺利,但是后来我们好像不小心离岸太近了,结果被关了起来,在台湾坐了八个月牢,事情才解决。当时心情很糟糕,不过我一直想:天塌不下来。

这次航行之后您大概停了一段时间的帆船吧?

没有,我坚持下去了。我花了很长时间上厦门水上运动学院,尽量多学帆船知识。2002年,我和两个朋友在厦门创办了顽石航海俱乐部,推广业余帆船运动。俱乐部的帆船爱好者越来越多,我们定期举办比赛。环球航行的想法也是那时候产生的。

才玩三年帆船,就要环球航行?

对,我一直就想环球航行,毕竟航海的魅力就在于此:如果你学会骑车,你就能探索你所在的城市;学会开车,就能游遍中国;若是学会驾驶帆船,就能走遍天下了。但是这个想法还是拖到2011年才落实。有家赞助商给了我们三万元(编者注:约合3900欧元),这当然远远不够。幸好帮我们的朋友很多,而且我们懂得精打细算。2011年11月3日,我们一行八人终于驾驶“厦门号”启航了。

此前你们曾经走过部分路线吗?

没有,我们当中没人走过。我们绕过合恩角时,是第一艘走得这么远的中国帆船。那次航行困难重重。到澳大利亚时已经快过圣诞节了,我们的签证申请被推迟办理,整个行程都被耽搁了。而且特别不巧,从澳大利亚启航后不久,我就摔断了一根肋骨,害得我们在新西兰滞留了很久。在穿越南太平洋到智利的途中又遭遇狂风暴雨,又耽搁了35天。最后总算到了巴塔哥尼亚,升了小的中国国旗,当时我们恨不得都瘫在旅店不动了。不过从智利启航后顺风顺水,环行316天后,我们回到了厦门。

培养下一代:目前魏军致力于培养青少年帆船运动员。

环球航行成功,等于您和团队实现了每个帆船运动员的终极目标。之后再做什么呢?

之后我回到航海俱乐部搞培训,主要训练青少年船员。现在少年帆船比赛很多,上周上海就有一场,我们少年队的四名队员下周去摩纳哥参赛。

您自己如今还常上船吗?

比以前少了,不过还是每周都上。几天后我就要带队参加司南杯大帆船赛,24小时航行180海里,从海南到南海西沙群岛。

Score:

Favorite

本网发布的所有文章、图片,如涉及侵权,该侵权行为导致的一切法律不利后果由文章、图片提供者(作者)本人承担,与国家汉办《孔子学院》院刊编辑部、网络孔子学院无关。

Share:

Similar Articles: more

Fernando Alvarado-director del Instituto Confucio de la Pontificia Universidad Católica de Chile (ICPUC)

The Future is Where Hope Lies

≫Gezeichnete Filme≪

Vögel schauen, Vögel schütz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