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名 :

    User Name

  • 密码 :

    Password

Home>Articles>Culture Corner
German

最小空间内的舒适感

中德对照版 2018年第6期 曼玛琳 2019-01-03

首次来访者对香港的印象大同小异:喧闹、快速、忙乱、密集、气味重、天气热,都市化程度高得让部分欧洲国家首都相形见绌,有如外省的荒村僻野。不过香港是欧亚兼容。拥有七百多万居民的香港人口密度高居全球第四位。据估计,有20万港人居住在88000个逼仄得无法想象的住宅里。

香港房市位列全球最贵房市,近七年来房价上涨约60%。今夏香港岛豪宅区太平山麓一座576平米公寓售价4.7亿港币(约合5200万欧元),每平米售价近10万欧元。

全港平均房价则为每平米约9000欧元,建筑用地日益紧缺,1000平方公里的香港迄今只有7%的面积被定为居住区,房子只得越造越高。七百多万人挤在一起,人均居住面积仅12平米。为从高楼住宅中牟取最大利益,房东将普通公寓用木板隔成三到五平米的“劏房”。热门地段的一间三平米劏房一下子就能租出每月500欧元的高价。

而廉租房“公房”则要等上将近四年才能分到,许多等不及的人只好住劏房或另想办法。

不过大多数人并不在意挤蜗居,而一致认为香港是个拥有无限机会的城市。

他们因此称香港为摩天大楼城,还马上补充说,他们自己的雄心至少与居住的高楼一样雄伟。

为了能在香港创造更多廉价住房,建筑师詹姆斯·劳开发了一个宏伟项目:把原用于城市排水的2.5米高混凝土管道改造成9.29平米的微型住宅。

Cybertexture工作室建筑师詹姆斯·劳定居香港,他把自己设计的管道公寓因其圆形称为“OPod”。2017年底,他在香港的一个设计展上展示了这一实验性微型房的首个样品:仅需铺一层地板、装一扇门,就能把混凝土管道改造成一套微型公寓。

公寓内部当然还须配备实用而紧凑的家具,比如兼有床和储物功能的折叠长凳和可按需移动的物架和灯。各处安装的荧光灯还使管道显得更为敞亮。

连着起居室的另一个管道里则有配备小冰箱和市面上最小微波炉的微型厨房,还有一个贴瓷砖的浴室,内有澡盆、淋浴喷头和抽水马桶。

詹姆斯·劳认为,若是没有空地,OPod管道公寓也可以安置在高楼之间、高架桥下或狭窄的通道里。底层管道固定在地上,上层管道则只依次堆叠而并不固定连结,无需额外设备即可堆叠到四层之多,居民凭借简单的金属楼梯到达上层公寓。这些管道还可以相当方便地随时搬到别处。

管道公寓目前是为临时居住设计的,但也可以永久居住。

OPod管道公寓的租金约为3000港币(333欧元),在香港算是低价。每套OPod的建造费用估计为近117000港币(13000欧元)。

港人黄国才认为,只有身处异国文化,才能完全理解生活。因此,旅居国外多年后,他才能真正体会到自我意识和家乡归属感。他的艺术作品中有一条清晰的红线,贯穿了家园、无家可归和到处流浪等主题。

黄国才创作的“流浪家居”装置象征一个流动的家,他的灵感来自四海为家、说走就走、按个人需求选择变化中的环境这一设想。流浪场所既可以是城市,也可以是原始的大自然。黄国才深信固定的生活习惯会束缚人,他的对策先是浮现在脑海中,继而形成一个由木材、铁皮、油漆和运货三轮车组成的装置。这种三轮车在中国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车夫蹬着车四处送货。黄国才认为人生本就由双脚决定,取决于脚要把人送到哪里去。他最初只是为了自己而造的三轮车屋后来也成了城里流浪者的栖身之所,一个微型住宅的建筑方案就此诞生。

“漂流家室”号小型船屋则旨在提供另一种反思城市生活的解决方案。

“漂流家室”是用木材、瓷砖、铝窗、一扇不锈钢门、管道和塑料桶做成的一座1.2米见方的小屋,建在一条漂浮在水面的木筏上。这座微型建筑拥有普通家居的全部设施,装有凸窗、空调和不锈钢门,靠两把电动船桨缓缓前进。黄国才的“漂流家室”旨在将流动性和紧凑型生活融于同一个项目。他有一个梦想:一座小房子在无垠的海上划向岸边,可能需要很久才能抵达,届时该项目的贷款或已因法定时效期满而失效。

黄国才曾于2012年以装置作品《梦游号》荣获著名的香港当代艺术奖。

Score:

Favorite

本网发布的所有文章、图片,如涉及侵权,该侵权行为导致的一切法律不利后果由文章、图片提供者(作者)本人承担,与国家汉办《孔子学院》院刊编辑部、网络孔子学院无关。

Share:

Similar Articles: more

«من المراسلة بواسطة الإوز البرى وحتى استخدام «الويتشات

ولكن، كيف نستخدم WeChat؟

اللغة الكامنة في الخزف- زهور الحكمة للثقافة الصينية

طريق الخزف والتبــــادل الثقافي بين الصين والدول الأجنبية